? 彼岸花 - 长篇创作 - ★新亚博网站教育网·新亚博网站小作家网·新亚博网站作文网·新亚博网站写作网★:中国新亚博网站教育研究院官网 新亚博网站,亚博娱乐场官方,亚博国际在线娱乐首页

TOP

彼岸花
2015-10-22 16:57:37 来源: 作者:江宁实小六年级钱书瑶 【 】 浏览:2543次 评论:2
目录
一、传说之花
二、遗落之地
三、应龙出世
四、逃亡
五、相柳的故事
六、诅咒
七、是真实,还是虚幻
八、弟弟
九、忘川
十、轮回
十一、转生
.......


一、传说之花

? ? 从很久起,世间就流传着一个传说:在世上一个很隐秘的地方藏着一座雪山,每逢山上的雪化掉后,当山上是一片春色时,山顶上会露出一口古井,名叫藏骸之井。你走进井里,可能会进到三个穿越时空的地方:过去现在和未来。
? ? 传说是真是假,谁也说不清。不过仍旧有许多人与妖去追寻这口传说中的古井。实际上去追寻古井的人与妖并不是找到它了事,而是去寻找生长在彼岸的迎客之花——曼珠沙华。曼珠沙华生长在忘川河前,花开不见叶,叶生不见花,花与叶永永远远不会见面,如果吃了曼珠沙华的花或叶,可以使自己的修为增加九千九百九十年。
? ? 这么多年的修为可使一只无修为的小狐狸霎时间成为一只九尾狐中最高等的空狐,是比天狐更高一等的传说中的九尾狐。所以,去寻彼岸花的妖类始终以灵狐居多。
不过,这个传说又让世上有修为的九尾狐越来越少了。虽然年龄已有九百年以上的红狐长老们都劝灵狐们不要再去找曼珠沙华,但这还是无济于事。
出生在九尾狐的国度——青丘国最偏僻地方的一只小灵狐冉冉,是青丘国里一只九尾狐祖先灵魂吸收天地灵气而成的狐狸。她家的旁边有一朵很奇特的花,鲜红色的,而且很大,从小到大,只有这株红色的花陪伴着冉冉,而冉冉也天天浇灌着它,待它很好。
? ? 当她五百多岁时(对狐狸来说一百多岁等于人的十岁),狐族发生了一场很大的变动:狐族之王玄冰死去后,他的儿子也相继死去,这下狐族因每个人都想要当上狐王,开始自相残杀,这场变动持续了十几年,最后,一只白色的九尾狐当上了狐王。冉冉因为是这只白狐榖依的邻居,而且她也没有孩子,就把冉冉看作是自己的女儿。冉冉临走前把那株红花也带到了皇宫里。
? ? 过了几年,红花不知怎的变成了一个红衣少女,长得非常漂亮。这时彼岸花的传说也落进了冉冉的耳朵里。冉冉居住的地方虽然很好,但她也不想过着这种平淡无奇的日子一辈子。一听到这个传说后,她突然冒出了和其他狐狸差不多的想法......
? ? 冉冉用了几个月的时间整理了一下自己的东西,然后瞒着榖依从皇宫里逃了出去,她也并不是自己一个人出去,她也带着那个花妖,并给她取了一个名字,这个名字和那朵彼岸花相似,叫做曼珠。



二、遗落之地

? ? “我们这是在什么地方呀?”冉冉一边对曼珠说话一边环顾四周。周围一片森林,显然他们俩已经离开了青丘国的范围,他们一边聊天一边牵着那只看起来还是幼崽的驺吾往森林里走去。
? ? 一天前,她们怀着要去找到彼岸花的心理逃出了皇宫,逃出了青丘。在招摇之山的前面有一只驺吾守护着这青丘国的出口。“亏我以前还是株花的时候有讨好并把它变成灵宠的经验。”曼珠说着把一颗有上百年修行的服常内丹扔给了驺吾。驺吾欢喜得叫了一声,便迈着小碎步跟着她们俩走了。实际上曼珠给她的服常丹只是一朵魔界芜花的三百年精魂所化,但在魔界里已经算是很高等的灵药了。冉冉和曼珠带着驺吾在森林里找了半天出口,也没有发现什么,她们便在这个林子里住了大约一个月,而冉冉也脱离狐狸的形态变成了一个少女。
? ? 驺吾领着她们俩走了三天多才走出了这个森林,但她们一出森林就遇到了一件麻烦的事,森林的守灵人以为她们是曾经囚禁在这里的两只坠魔了的九尾狐,便把她们带进了一个黑暗的小屋子里。冉冉发现这个地方以前是一个妖力很强的妖兽住的,而且更可怕的是,这间屋子的主人仍然在这里。冉冉正想对曼珠说点什么,发现曼珠已经变回了一株没有叶子的花,便说:“你这是要干什么?不会是妖力被禁锢住了吧?”曼珠没有回答,只是拼命的摇晃着,好像想要逃出这个地方,驺吾不知道怎么了?也在转黑屋子的门,但也无济于事。突然,她看见一只硕大的九尾狐,正站在她的后面,她想也没想,就扑在了九尾狐的身上,以为是谷依来救她了。她突然发现,这只九尾狐的眼睛不像榖依那样是绿色的,而是金色的。它的眼睛虽然是金色的,但却有着一层迷雾,让人看不透。
? ? 冉冉看得怔了一下,然后便从它身上跳了下来,并且跪在它面前叫道:“求求你不要杀我,我只是认错人了!”九尾狐听她的这一番话,便问:“你,你是谁呀?我,我认识你吗?”冉冉感到很震惊,它居然不会杀她!她说:“我确定不认识你,但是我觉得你长得很像我的一个朋友,她叫榖依,现在是我的妈妈,你认识她吗?”九尾狐听了一怔,说:“她真的是你妈妈?我叫盛依,你妈妈应该提起过我。”冉冉听了这话不禁大吃一惊:谷依确实说过盛依,也说过盛依就是她失踪多年的天狐母亲!盛依说:“我是上代狐王的女儿,这里曾经是青丘国最繁荣的地方,但是有一支拥有上百万年的神兽应龙,嫉妒这里的繁荣景象,便把这里的狐族人全部赶走了,还把他们对这里的记忆全部消除。他们走了之后,应龙便把这里看作是自己的地盘,从此就居住在这里。”
? ? 冉冉听了很疑惑,便问:“那么应龙现在在哪儿呢?我怎么没有看到它?”
? ? “我们应该称应龙为'他',他是个拥有千年智慧的妖兽,已经不能称应龙为'它'了。至于他在哪里我也不知道,他可能已经回到天上,也可能就附身在你的身上。”


三、应龙出世

? ? 冉冉突然听到了一声遥远的长啸,便往小屋外跑去,却发现什么也没有。盛衣却怔怔地望着化成人形的蔓珠的手,蔓珠便奇怪的问他:“你看着我干嘛,我身上有什么不好的东西吗?”盛衣说:“你手腕上印的是什么东西?本来就在上面还是之后印上去的?”蔓珠疑惑的回答道:“本来就在上面的呀。”盛衣说:“你再看看上面的图案像不像一条龙?这龙身上还有一双翅膀呢?身上有翅膀的龙,世上只有一种,就是应龙。”
? ? 这话一出口,蔓珠手腕上印的那条龙便活动了起来,很快脱离了蔓珠飞上了天空,然后,又落到了地上。冉冉大吃一惊说道;“这,这,这不就是应龙吗?它,不,他是和蔓珠共生的吗?还是连体的?”蔓珠一下子就反应过来了,她看到应龙对自己看了一眼,并且冲着她叫道:“妈妈!”蔓珠愣了一下,随即对冉冉和盛衣说:“看啊,这就是应龙吗?好可爱哦!”盛衣说:“这可能是你召唤了它,也或许其实他和你是共生的。”
? ? 地上的那条古里古怪的龙,吃力地拍着翅膀,飞到了冉冉的肩上,又蹦到了蔓珠的怀里。突然,天上电闪雷鸣,有一条和蔓珠怀里的应龙一样的龙,从空中飞到了他们面前,并很快幻化成一个非常漂亮的少年,对他们说:“你们手里的那条应龙是我的亲哥哥,叫做应沐,我叫应忧,你们快把他交出来,不然我就不客气了。”蔓珠听了搂紧了怀里的小龙说:“你有什么证据说这是你哥哥!”应忧一听沉着脸说:“他和我一样姓应。”“姓应怎么了?所有的应龙都姓应。”
? ? 一场吵架过后,应忧有点沉不住气了,化为龙形冲到他们面前,长啸了一声,他趁他们捂耳朵的时候,把应沐一把从蔓珠怀里抢走了。盛衣见状,立刻伸出三条尾巴,紧紧地卷住了应沐。应沐哪里经受得起这样的折磨,用尽力量化成了人形,这才得以摆脱。应忧看着应沐,发现应沐已经不是从前的应沐了,站在他面前的应沐,有着金色的眼睛和一头金色的长发,穿着一件银白色的长袍,显得很漂亮,漂亮得像个龙王一样。应忧有点不高兴了,他觉得只有他才能当上龙王,一股怨气从他的身上蔓延开来。


四、逃亡

? ? 盛衣一看应忧不对劲,就变回九尾狐的模样,一边往回跑一边叫道:“不好,他要开启‘域’了!快跑,我们打不过他!”别的人都变回原形开始逃亡。只有冉冉站在那里不动,她觉得真没必要跑,只要劝劝应忧就行了,况且她也是有这个能力的。蔓珠见冉冉不动,便急忙抽出一条藤蔓将她裹住,并把她甩到盛衣的身上。而实际上应忧也不是想开启‘域’,而是想以应忧之力牵引洪流而已。应忧见之前冉冉一动不动地盯着他,以为是她喜欢自己,便高兴起来,因为他的一生,他的存在都是被人厌恶的。
? ? 盛衣他们跑了许久才停了下来,盛衣突然发现冉冉的手有点不对劲,便一把拉过来看了一下。这真是不看不知道,一看吓一跳,冉冉的手腕上不知什么时候印了一条应龙形状的龙印,盛衣一看便失声叫道:“天呐,这不是应龙家族的龙印么!我听说这也是应龙龙王妃子才有的龙印!”
? ? “不会吧?应忧的思想应该不会那么不正常吧?”冉冉听盛衣说完愣了一下,好不容易才从嘴里蹦出了这句话来。
? ? 蔓珠说:“应龙一生只娶一个人,只怕你如果不换名字不换容貌的话,他可能会一直追着你喔!”
? ? 冉冉一听,就说:“换就换吧,就换整9条尾巴,容貌的话,把头发披下来就行了,气味不用改。”
? ? “好吧,就这样吧,应忧应该会追上来,我们先去附近躲躲吧。那边有一条河,是相柳的住处,她们应该不会赶走我们。”盛衣说到相柳时,特地用了“她们”,使九若感到奇怪:难道相柳是女的,还是两个人?九若便问:“相柳是两个人吗?”
? ? “到时候你就知道了,相柳是很和善的,不像传说里的那样。”
? ? 过了一会儿,他们便来到河边。盛衣化为人形,对河里叫道:“相!柳!快来迎客了,盛衣回来了!”
? ? 叫声过后,一条庞大的九头蛇从河里浮了出来,“盛衣别叫了,我出来就是了。”乍一听,还是两个少女的声音混合在一起。
九若一惊,连忙,把应沐抱了起来,生怕相柳把他吃了。相柳变成一个少女的样子,招呼大家到河里来。应沐倒不怕,飞过去缠在相柳身上。
? ? “哟,你们还拐了一条应龙嘛!看样子上一世还是个堕落成贪嗜的应龙呢!”相柳笑眯眯的说。
? ? “相柳姐姐,你是不是还有一个妹妹呀?或是姐姐?”九若问。
? ? 相柳一怔,说道:“是呀,其实我叫相,我的妹妹呢叫做柳,你可以叫我小相姐姐。”


五、相柳的故事
?
? ? “姐姐,快来呀,我捕到了一只盅雕!”柳边叫边跑向相。
? ? “妹妹真厉害!我也比不过你呢!以后要是能打败那条老是高高在上的应龙、应沐就好了!他都变成贪嗜了,也没有人来管他,任他来杀地上、天上、海里的生灵。妹妹,你生来就拥有一千年的灵力,要好好珍惜,将来修炼成真正的九头蛇。”相抚摸着柳的头说。
? ? “天啊,你捕的盅雕竟然是那只已有千年智慧的老妖!妹妹,你真替我争了这口气,他以前老是与我作对!甚至被他打败过。妹妹真是'青出于蓝而胜于蓝'啊,你真的超过我了!”相惊喜的看着这头嘴是刁嘴,身是豹身的水兽,抱着柳说。
? ? 突然,天上降下了一条应龙:“你们在说我吗?想打败我,你们也太小看我了吧?我和你们的实力,真是太悬殊了,我想,你们再过几千年才能打败我。”
? ? ?相怒视着应龙、应沐说:“以前你把我的小相柳河毁了,我们只好住在大相柳河,这事我还没和你清算呢!”
?????应沐轻蔑地看了相一眼,随后转向了柳。柳这时才惊了起来,想跳入河里,但已经来不及了。应沐用自己龙骨锻铸成的剑刺向柳,柳躲不开,只好被他刺中。相见了这一幕,吓得大叫一声,急忙向柳跑去。应沐说道:“谁叫你们老说我呢,下场就是这样。”相把柳放下,转过头用蛇王金色的眼睛盯着应沐。应沐见了,不禁被怔住了,把头低下去不敢直视相的眼睛。
?????垂死的柳用微弱的声音说:“姐姐,你们不要老打来打去的,我看着都觉得心寒。”相心疼地抱着柳,低下头对柳说:“应沐一直以来都是我们的敌人,你不想杀了他吗?况且他还想杀了你。”
?????他,也就是应沐说:“我看在你们以前帮过我的份上,我可以帮你救柳。不过我不能将她复活。”相感到他说的话很奇怪,复活柳不就是救柳吗?
?????应沐用一副懒得告诉她原因的样子对她说:“是要,还是不要?”“当然要了!她可是我亲妹妹!”相生气地说。应沐用一种阴阳怪气的口气对相说:“我指的是救活,而不是复活,我是要将她的三魂七魄附在你的身上,而她的三魂七魄里也留有她的神智。如果想让她复活,你还得给她找一副肉身,我可没这个时间帮她找。”
?????相金色的眼睛盯了应沐一会,说:“好吧,但你不许反悔!”
?????应沐用法术救活柳后突然变成贪嗜坠入忘川河。?
?????“这就是我和柳最后发生的事情了,可以说,应沐变成贪嗜是因为他救柳用的是自己和平的力量,最后留下的是恶魔的力量,所以才会成魔。”相无奈地说。
?????九若说:“原来是这样啊,应沐真的是太可恶了!但他最后还是帮了柳,这也挺好的。”她怀里的小应龙动了几下,然后突然变成一条非常巨大的龙坠入了地底。“天啊,这是怎么回事?应龙跑了!”九若着急的说。
?????相看着坠入地底的龙,说:“他果然是应沐,他刚才的样子,就是贪嗜了,他的最终形态就是一条黑红色的魔龙。”
?????九若大吃一惊,问相:“如果应沐现出最终形态的贪嗜,那我们一起打他都打不过吗?”相无奈地点了点头。九若又问:“那柳呢?她有找到肉身吗?”相青色的眸突然变成了金色,说:“是呀,找到了,而且很漂亮呢!我要叫她过来吗?”九若兴奋地点了点头。
?????随后柳便出来对相说:“姐姐,我刚才一直都听着呢!”相点了点头,然后对大家说:“喏,她就是柳,很可爱吧!”
?????九若和盛衣都愣住了,盛衣对相说:“这个身体是从青丘带来的吧?这个身体是被受到诅咒的!”


六、诅咒

? ? 相奇怪的说:“应该不会吧?我觉得青丘的人不会那么坏,他们说这身体是青丘最好的呀!”
? ? 盛衣脸色一变,问道:“他们是幻化成人形的吧?他们的狐耳是不是黑色的?”“是呀,难道青丘就没有黑色的狐狸吗?”
? ? 这时,坐在一旁的九若站起来抢着说:“有啊有啊!那个叫玄金的狐长老不就是黑狐吗!不过,青丘也就只有那么一只黑狐,没有你说的那么一群黑狐,而且修成黑狐需要五千年呢!”
? ? 相旁边的柳这时突然开口说道:“盛衣,你现在不要说这些什么诅咒之类的话了,而且,以我上万年的修为,也知道这身体是被诅咒过的,只是没有告诉你们而已。”柳双手一摊,“据我所知,这个身体是被一群魔化了的狐狸运到青丘的,而且在它上面下了一些咒符,当时我还是灵魂状态,别的人都看不见我,我就窥看了一下这身体的来历,谁知道,这身体不是像我这种小妖的,而是与梼杌、穷奇、饕餮并称为“四大凶兽”的‘混沌’的。混沌兽幻化成人形后修为都封存在身体里,所以即使它死了,它的修为和三魂七魄仍然会在身体里,随时可能会复活。”
? ? 九若突然离去,蔓珠也突然间消失。蔓珠消失的一瞬间,却有另一只花妖出现,不过并没有像蔓珠一样全身缠着花,而是缠着无数条藤蔓。柳叫着说:“不好!我不应该叫它名字的!这是个言灵!”
? ? 盛衣一惊:“What?这还有言灵啊!混沌是从未来穿越来的吧!”
? ? “别管它了!快跑吧!”柳刚说完,就瘫倒在地上。相急忙跑过去抱住柳。突然,柳的身体里蹿出了一团影子,过了一会儿,它就变成了一只小混沌的样子了。
? ? 突然,蔓珠变的叶妖用藤蔓缠住混沌,九若也变出一个分身拖住了混沌,但是这种修为根本困不住这种上古神兽,混沌一下子就挣脱了他们的束缚。突然间混沌现出了他的真身,有点像帝江浑身冒着火。
暴厌的凶兽!
? ? 柳问相说:“你觉得她们会被混沌杀死吗?”
? ? “可能吧,不过,你也知道那只小狐狸的前世是什么的。”
? ? “我看你是护着她吧。”
? ? 相辩解道:“怎么可能,反正我也不是这个世界的人嘛!”
? ? 柳回答说:“那就行,其实你也知道,混沌是我放出来的,其它三只凶兽也在我手上,如果她不回到前世的样子,就得一直忍受痛苦了!”
? ? “你可真残忍啊。你也不要逼她,如果她真现出真身,你非但得不到曼珠沙华,还会被她杀死。”
? ? “没事,我不会死的那么快,我只不过想看她曾经的容貌而已,为了这个去死一死,也没什么大不了的!”
? ? “你可真爱她啊。”真正的混沌在身后一笑。


七、是真实,还是虚幻

?????九若盯着混沌看了一会儿,然后突然转过身对大家说:“你们确定这就是传说中的帝江而不是混沌吗?看起来不像啊,虽然确实混混沌沌没有面目,但看起来真的好丑!”
?????混沌瞬间就变成一个男子,对九若道:“你才丑呢!在四大凶兽里,就数我最好看了!”然后又变回原形,对着九若喷出一团火。盛衣见了,就让应龙用水之力灭了它。待火熄灭后,蔓珠变回原样,对混沌道:“未善,千年不见,你还真和以前一个样,还那么爱美,亏你还是个男的。”
?????混沌身子一震,立即扑向了蔓珠,说:“终于见到一个朋友了,终于有人陪我说话了,我被他控制的好惨啊!救我出去吧,我不想在这里了。”
?????大家一听,就觉得很奇怪,蔓珠应该不认识混沌的啊。蔓珠倒是一笑,对未善说:“你以前把我亲人杀了,现在又来求我救你,看来未邪真在折磨你啊。”
?????未善刚想说什么,柳就过来问他:“你不是只有一个身体吗,怎么还能幻化?”
?????未善一听,说:“你听说的一切都是假的,之所以你能在这具身体上闻出我的味道是因为我附在它身上而已,这身体是我的一个朋友的,叫任之远。”
?????蔓珠的眼睛暗淡下去,朋友这个词在他的心里肯定算是很重要的吧,他的寂寞可是千年的。
?????突然,未善的身体变得透明,随后消失在空气当中。“他是虚幻的。”耳边一只叶妖说。
“我是沙华。”


八、弟弟

?????“沙华?那蔓珠呢?”九若盯着沙华问,“她不会被你…….捉走了吧?”
??????沙华无语地看了她一眼,撇了撇嘴,突然又变回了蔓珠的样子。九若一见到蔓珠,就跑过去问她刚才是怎么回事,结果蔓珠只说了声“他是我弟弟”,之后就再也不理九若了。
??????盛衣刚刚才从战争中反应过来,对愣在那里的九若问:“刚才那个叶妖是谁?他不问我们是谁就帮我们,没天理啊!”
??????九若这才反应过来,向盛衣说:“他好像是蔓珠的弟弟,叫做沙华,不过,我不能确认他是蔓珠的弟弟,蔓珠好像能随时变成他,就像他们俩其实是同一个人一样。”
?????“是么?”盛衣觉得很奇怪,难不成沙华和蔓珠其实都还有另一个身份?他们的名字为什么和彼岸花一样?
?????“下一站去哪里?”蔓珠问。
?????“还能去哪?去冥界玩玩呗!”九若说。
?????“你觉得冥界有那么好去?难比登天!”盛衣说。
?????“越难越好嘛,那样才好玩!能去到冥界登天就容易了。”九若兴奋的说。
?????“你确定去了冥界之后就能登天么?不怕应龙找你的麻烦?不要登天就行,你一登天我们就全部完蛋。”盛衣瞟了九若一眼。
?????九若倒不以为意,说:“你不是九尾狐嘛,妖力那么强,不会连应龙都打不过吧?我倒不觉得青丘的狐狸们会死的这么快。”
?????盛衣一下子就怒了,对九若大声说道:“怎么可能!我们有能力打败应龙!只要相、柳在就行,不过话说话来,相、柳跑哪去了?我从刚才到现在就一直没看到她们哎?”
?????九若这才反应过来:“相、柳已经回去了。”
?????“哦,好吧,看她们弱不禁风的样子,还亏她们是相柳氏的后代,没一点盛气凌人的感觉!不知道她们以后能不能杀了应龙。”盛衣一脸瞧不起的样子。


九、忘川

? ? 盛衣与九若讨论了一会儿后,最终还是认可了九若的冥界计划,但唯一问题就是不知道冥界的出入口在哪?
? ? “啊啊啊!烦死人了!入口怎么这么难找!”几天后,九若已经抓狂到濒临崩溃的状态了。
? ? 蔓珠一脸无语地对九若说:“谁叫你去冥界的?盛衣都跟你说很难找了,你还偏偏往死里找,你这样找二十个时辰都找不到。笨死了,你难道不知道世上还有一个词,叫做‘问别人’吗?”
? ? 九若这才反应过来,敲了下自己的脑袋,说:“对哦,蔓珠你真厉害,这都能想得到!”
? ? “不是蔓珠聪明,是你太笨了!如果你的脑子有蔓珠那么聪明就好了,我们也不会像苍蝇似地漫无目的的找了。”盛衣一脸讥笑地看着九若。
? ? “婆婆,你怎么这样对我说话!我可是你孙女儿啊,你应该最疼我才对,你老是看着蔓珠,她又不是你孙女!”九若一脸无辜的样子巴望着她的婆婆来关心她。
? ? “去去去,我没你这样的孙女儿。真搞不懂你是不是榖衣亲生的。”盛衣摆弄着她的翠狱笛说道。
? ? “好了,现在不是说这个的时候。”最终还是蔓珠让她们远离了‘婆婆应不应该心疼自己的孙女儿’这个话题。
? ? “盛衣,不要老摆弄那支笛子了,你去过冥界,应该知道它的门在哪里?开启门的方法,应该就是用这支翠箫狱笛吧?”
盛衣身子一震,用疑惑的口吻问蔓珠:“你怎么知道这支笛子的?它的存在只有冥界的人知道!”
? ? 但蔓珠没有回答,她一把抢过那支翠箫狱笛,放在嘴边吹了起来。盛衣看着蔓珠的目光立即变了,变得敬仰起来,“你怎么会吹这首《轮回曲》的?你是冥界的人!”
? ? 九若在一旁不解地问:“你在说什么?什么《轮回曲》?是开启冥界之门的曲子吗?”
? ? 就在九若问这个问题的同时,他们的面前出现了一扇黑色的大门。“好了,走吧,进去就是冥界。盛衣你太磨蹭了,害我用灵力开这把该死的笛子。”
? ? 一直在沉睡的小应龙突然醒来,对着大门冲了进去。
? ? 九若一见应龙冲了进去,就想进去把它捞出来,结果刚一进去,九若就惊呆了。她的面前,是一条蓝色河流,河上有一座小桥,在她对面的河畔上,有一座白色亭子,河流上的白雾使金色变得更加美丽。白色亭子里好像有一个老婆婆,头上戴着金簪,正端着一碗红色的汤给对面的人。
? ? “欢迎来到忘川河畔。”蔓珠看向那道若有若无的美景,像是在看自己久别的故乡。
?

.轮回

???九若看到眼前的景象顿时呆住了,盛衣也不住赞叹忘川的美。不过曼珠却不屑一顾,说道:“嘛,也不过如此嘛!我跟你们说,从前的忘川可比现在美丽多了,只怪你们来得太迟!”
???她们走过奈河桥,发现里面有一个老婆婆,老婆婆一见到她们,便说道:“哟,又来客人了,快坐吧!我看你们好像还没死呐,怎么会来这样不祥的地方?”
???曼珠认出那个婆婆是孟婆,对她说:“我们只是在找东西而已,您不用这样的。”
???孟婆眼里突然闪过一丝锋芒,不过很快就消失了。“老朽这里没有你们要找的彼岸花!雪山传说是我传出去的,因为我怕彼岸花被人采光了。彼岸花其实并不是本来就生长在冥界的,而是神界之花。”
???盛衣一怔,九若却说:“这个我早就知道了,从牲牲镜里可以知道。我们只是来冥界参观一下罢了,如果花不在这里,也不要紧的。”说罢,她又意味深长地看了一眼孟婆。
???九若的话令孟婆感到很不舒服,她想了想,突然想到了一个可以把这些人打发走的好办法,她对九若说:“既然来了,那就喝点水吧。”
???曼珠瞳孔猛地收缩:“你是什么意思,想把我们打发走吗?还是...”曼珠看了一眼九若,“想把那边那位蓝发狐妖打入轮回?你别忘了我是谁。”
? ? 孟婆一惊,满脸赔笑的说:“哪可能呢?只是给你们喝茶而已,你就怀疑我? ”
? ? 曼珠摊了摊手,说道:“其实我听说冥界的孟婆,实际上是心眼很小的老太。不过我觉得并不是这样的哎,对了,你的汤又研制出另外的颜色了吗?”
? ? 嗯,又弄出了个金色的,不过不知道效果如何,它的效果我不确定。只用在了一个人身上,结果他轮回后成了一个生怀异力的人,而且特别厉害。“哎!九姑娘,别喝那玩意儿!它会弄死你的,相信我!”孟婆突然发现九若从亭子里到处搜寻东西,结果找出了个小玻璃瓶,他即将把里面的液体喝下去。
? ? “没事没事,这如果是毒,可弄不死我,我从来都是百毒不侵的。不过,它的颜色,可是很特别呢!还是金色的。”说着九若,就仰头把瓶子里的金色色液体喝了下去。
? ? “你对她做了什么,让她喝下这个忘川水。”盛衣恶狠狠的盯着孟婆,那眼神令孟婆心里一寒,就像他们俩有万年深仇似的,
突然,九若身上散发出淡淡的金光,然后慢慢消失。孟婆一看,就觉得大事不妙,立刻施法想把九若拉回来,不过她大意忘了,这种孟婆汤是所有孟婆汤中加忘川水加的最多的一种了,无论她怎么弄,也不能把九若拉回来。
? ? 盛衣,蔓妹和孟婆累计共吵了两个时辰。
? ? “好了,我们现在不跟你吵架事儿了,既然你是负责转生的,那么请你告诉我,九若会转生到什么地方,不要告诉我你不知道!”盛衣对孟婆说。
? ? “额,这个嘛.”孟婆满脸尴尬,”其实这水是我新调制出来的,目前还不知道在哪里.”她看她们俩突然不见了,就轻声自语,“就这么爱护她么?”
? ? ? ? ? ? ? ? ? ? ? ?

?11、转生

? ? “小姐,该起床了,别睡了,你母亲还要和您讨论讨论您的终身大事呢。”一边的侍女边说边收拾被褥,瞟了眼床上睡姿怪异的少女。
? ? “好好好马上就起来。”少女揉了揉自己发疼的狐狸耳朵,若沐,狐族公主,现已九百岁了,收拾被褥的女孩是他的侍女,璇儿。若沐出生的时候就拥有狐族先祖涂山氏的血脉,并也拥有金毛玉面九尾狐玉藻前的血脉,和象征,玉藻前的金色胴体.但实际上拥有上古妖狐的血脉也不是太好,她天天走霉运.....
? ? “璇儿,你想不想当狐族公主?”
? ? “那当然了,那样的话,自己想要的就能都要到。”
? ? “是么?”若沐说,:“如果你想,那就穿上我的衣服吧,今天我想出去溜达溜达,我可从没出过宫殿大门呢!”
? ? 璇儿,一听便说:“好啊,您申时回来就行。”
? ? 一个时辰后。
? ? “额滴神啊!这个护卫也太多了吧!变成苍蝇也飞不出去啊,亏本姑娘跑得快。”旁边的路人都看着穿着像是舞娘的若沐,若沐也回看他们,若沐不知道,在众多的人群里,有一个他的老乡好,不,应该说是老朋友,一个上古龙神。
? ? 应沐左右看看。奇怪,明明有她的气息啊,难不成我的鼻子不灵了,我才多一千岁呀,我可能会英年早逝么?应沐想着。突然觉得自己是个老男人。
? ? 若沐四下扫视,觉得自己的领土太和平了,一点也不刺激,想找个高手聚集的地方看看,不过她并不知道,自己的领土里没有那种地方。
? ? 与此同时,盛衣和蔓姝也在像应沐一样寻找着若沐。
? ? “魔界我找过了,她不在那里。如果她已经转世了,现在应该有两百岁了吧,她有狐族老祖宗的血统,转世之后肯定还是狐狸。”盛衣对曼姝说。
? ? “是么?所有的地方我们都找过了啊!不对,我们还有一个地方没去:是非界,不过那地方我都不知道,只有魔界之主芫才知道,可她是不会接见外界人的,怎么办啊!”曼姝,欲哭无泪。?
? ? “没事儿没事儿,我在魔界待过一段时间,还是上一任魔王的侍卫呢,有我在,就不怕芫不放我们进去了,而且我知道,狐族领地就是在是非界,普通狐狸不会在那里的,只有金毛玉面九尾狐在那里住,九若既然有老祖宗的血,那同她无疑就在是非界了。盛衣超淡定。
? ? “如果,如果他转世后成了男人怎么办?”
? ? “好了好了,不要再说这些无厘头的话了。”盛衣扬手打断了蔓姝的话,“想找她就跟我走,不想见,就在这呆着。”
? ? “好好好,我跟你走。”
? ? 应沐突然想到了一个可以更快找到九若的方法,不过他的清白就会就此飞走,因为现在,狐族的公主正在比武招亲,他想去试试能不能做了公主的丈夫,就能拥有国家人口的名字因此而找到九若。


12、往事成尘

? ? 与此同时,璇儿正在大厅里与若沐老娘若凝谈婚事。
? ? “沐儿,你今天怎么回事?病恹恹的。”若凝奇怪地问。她还不知道自己的女儿已经被掉了包,因为她女儿和璇儿长得很像。
? ? “没什么,只是这什么鬼礼仪,都烦死了啦!咱们又不是人类,搞这么多礼仪做什么?拜托!老爹不是也说这礼仪烦妖嘛,你还不弄掉?”璇儿气冲冲地说道。她模仿若沐的声音说出这句话,顿时觉得舒服不少。
? ? “好了好了,我们现在不是讨论礼仪的时候好吗若沐?做好你自己的本分!对了,我和你爹想好了,我们不比武了,现在靠的是颜值,让他们上门来提亲!我看看咱们这块地上有多少丑男!”若凝说。
? ? “额,母上大人,可以不要这样吗,我自己去他们家做客就行,这样的话,”璇儿嘴角浮上一丝狡诈的笑容,“每去一次就能吃一次大宴席啦!”
? ? 若凝想了想后,笑着说:“这样也好,这样才像我若凝的女儿,咱们若家都遗传了涂山的腹黑那。”
(一日后)
? ? “小姐怎么还不回来呀!明天就要去见人的!”璇儿急得都变回原身了。她可不知道,若沐此时正在花楼旁的一条街上玩的正嗨。
? ? “嘿!老头,这颗石头值多少银子?”若沐把玩着小摊上的一颗金色的玉石。
? ? “哎呦这位姑娘,你眼光真好,这是我们铺子最值钱的玉石了,这玉价值连城,你吸收了它的能量后,就可以提升十年功力呢!”一边的秃头老头满脸堆笑地对若沐说。
? ? “是么?看起来是个好东西。多少银子?”
? ? “姑娘不知道你家能不能买下它。”
? ? “废话,我家有钱的很!国家都能买!”若沐怒了。
? ? “是么?”老头眼睛一亮,“这玩意儿要一万两金子。”
? ? “好嘞我买了,也不是那么贵嘛,”若沐说,“把它用檀香木镶金盒子装起来,我再赏你一万两银子。”说是这么说,但若沐其实只想要一个檀木镶金盒子。
? ? “好,明日送到姑娘家里,姑娘住哪儿?”
? ? “不用了,今日未时我自会派人来取。”若沐说完后就走了。
突然,有一只二尾狐抓住若沐的裙摆,她回头一看,原来是璇儿。“你怎么在这里?我娘在哪里?你把她甩了?”若沐一连串的问题向璇儿砸来。
? ? “小姐!这都什么时候了,您还不回来?伦家不活了,你娘要整死我了!”二尾狐在地上混来滚去。
? ? “怎么了?有话好好说!”若沐一头雾水。
? ? “你娘要我明日去每一狐族中做客,哪家主子长得好看就嫁哪个!”璇儿变回了人身,哭着说。
? ? “天,原来如此!”若沐恍然大悟地说,“这样吧,我明天去,你帮我给一万两金子到那边挂个笼子的店里,我选人可有眼光了。”
? ? 一柱香之后,若沐回到了冷月阁。“娘,我有一个朋友在这里呢,我可不可以去见见他?是男银!”若沐一脸谄媚地对若凝说。
? ? “哇!沐儿你终于开窍了!他人在哪儿?娘立刻带你过去!”若凝一脸激动。
? ? “不用不用,他住的地方…….有点奇怪,我自己过去就行啦。”若沐高兴地说,她本来还想她老娘有多难弄,结果这么简单。
过了一会儿,若沐满头黑线地穿着她老娘给她精心“挑选”的衣服,带着二尾狐走出了门口。“璇儿,我……,我这身衣服是不是有点……露啊?”她看着自己的衣服,若有所思的说道。
? ? “小姐我们现在去哪儿啊,要不要在人家家里住一晚?”璇儿无视了若沐的问题。
? ? “你还真以为我要过去啊?”若沐翻了个白眼,“我们找个客栈住一晚就行了。”
?

13、滚滚红尘

? ? 此时,若沐的母亲出了一个棘手的问题。
? ? “什么?应龙一族已经出手了么,居然把烛龙也找来了。”若凝皱了皱眉,说道,“他们位置在哪里?快上奏!”
? ? “其实不是你想的这样,母后。他们在合虚山吃了一次大亏,想把我们都给灭了。哦,还有一个大秘密,我近期才知道的。”若凝的三儿子若岚钟说道:“烛龙王烛焰与应龙的二公主有一个私生子,就在咱们是非界。如果我们找出那个:“混血龙,我们就可拿他来要挟烛焰,我们就不会有太大损失了。”
? ? “哦,是吗?”若凝沉吟了一会儿,又说道:“那你知不知道他的名字?这样就好找了。”
? ? “这个我还不知道,如果我知道,会通知你的。”
? ? “好,你先忙你的去吧,我要跟他们谈判去。”
? ? “是,母后。”
? ? “该死,他们怎么这么快就来了!来人,把狐王请过来!这件事还真有些棘手啊,钰龙都走了。”若凝招了招手,说道。
? ? 突然有个影子化成狐狸,恭恭敬敬地对若凝说了声“是”,就又化成了影子,游出了大堂。
? ? 若凝又对她身边的白袍少年说:“你都听到了吧!小钟说拿混血种来要挟烛老头呢!”她刻意把“混血种”三个字拖得老长老长,“你想现在怎么办?”
? ? 少年依然默不作声。她苦笑道:“好吧,你不想说就算了,这事我自己处理。现在是非界都成尘世了,我得把它扳回去。”
? ? 此时的烛焰正化成狐族在这滚滚红尘中散步,实质是在找他的私生子。
? ? “王上,不要再找了嘛,他都不认你,可是一个六亲不认的家伙呢,这种儿子,不要也罢!”烛焰身边的一条化身成人的水龙故作娇媚地说道。
? ? 听了此话后,烛焰狠狠地瞪了水龙一眼,现在在是非界,烛龙族的威力在这儿大打折扣。可水龙看他对自己的魅惑术没有一点反应,又不甘心地劝他不要再找混血龙了。烛龙再也忍不住了,抓住她的衣襟对她低吼道;“请你不要再多嘴了!信不信我吃了你,让你永无轮回之日!”
? ? “奴家可不信哦,您在狐族威力大打折扣,这点我可是很清楚的。”水龙不怕死的说。烛龙很是无奈地松开了手,他打小就不能与狐狸待一块儿,只要身旁有狐狸,自己的内力就会流向狐狸,所有烛龙都是如此。烛龙又继续找他那“六亲不认”的儿子了。
? ? 若沐总觉得有人在后面看着她。她猛地转过头去,发现有个白色的影子一闪而逝。果然,她想,便追了上去,这几百年的训练使她成为了狐族第一高手,不过她还是费了好大的体力才追上那个白影。
? ? “你是谁?”若沐警惕地说。
? ? 白影转过头来,原来是个少年。他戏谑地说:“我又没有叫你过来,你追我干嘛?而且,明明是你追我,你应该先自报家门才是。”
? ? 若沐对他的狂妄很是不满,但也就是那么一瞬间,她就自报家门:“我叫若沫,是九尾皇族血脉的一员。”
? ? 少年犹豫了一会儿,便说:“如果我说了,你可别告诉烛焰我在哪里,不然他一定会找我麻烦的。”
? ? “好,你说就是了。”
? ? “我叫应沐,咱名字都是同一个沐,你也可以叫我烛沐。”
? ? 若沐听了,不禁大吃一惊,道:“两个姓?你母亲是应凌冰吧?你就是那个点灯龙要找的应沐?”
? ? 应沐点了点头,又问若沐:“你旁边的那只狐狸,修为是二尾吧?既然她都二尾了,你又是几尾?你在皇族中是什么地位?你还知道你的前世是怎样的吗?”
? ? 若沐用带刺的目光看了他一会儿,才慢悠悠地说:“你话是不是太多了?那都是我的私家事,用不着你来管……你老看我干嘛?我看起来像一堆肉么我?”
? ? “好吧,既然你不说,我也不会待太久。”
? ? “等等!你还没告诉我你来这里干什么!”若沐拉住了他。
? ? 应沐看了看若沐拉着他衣服的手,突然邪恶地说:“想知道吗?只要阿沐对我笑笑我就告诉你……啊!”
? ? 若沐没等他说完就给了他一巴掌,吼道:“你再不说,我就要告发你了!”
? ? 应沐这才犹犹豫豫地凑到若沐耳边说:“其实我……”
? ? “什么?!”
?
14、遇刺
? ? 蔓姝不满地对盛衣说:“芫让不让我们进去啊?我都等你这么久了。看你这么久才来,难不成她不让我们进去?”
? ? 盛衣对她做了个噤声的手势,拉着她进了界限边缘。盛衣又打手势让蔓姝往界碑上的一个图腾注入灵气。蔓姝感到很奇怪,不过还是照做了,过了过会儿,界碑旁出现了一扇宏伟的界门,隐约可以看见里面繁忙的景象。盛衣拉着蔓姝进了门,她们就突然出现在一条热闹非凡的街上。
? ? “呼!终于进来了,这就是青丘啦!”盛衣高兴地对蔓姝说。
? ? “之前为什么不让我说话?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么?”蔓姝问道,因为界碑旁没有守护界门的妖兽。
? ? “噢,这个啊,因为这个界门的守护兽是烛龙族的一员,如果说话的话他就会不由自主地亮起身上的灯,灯一亮,他就会醒,醒来之后,你也知道他会怎么做。”盛衣说。
? ? “原来是这样。”蔓姝恍然大悟,“不过为什么偏要注入我的灵气?你的不行吗?”
? ? “呃,”盛衣为难地说:“这个我也不知道,反正芫说必须要注入你的灵气。好了,我们开始找她吧!”
? ? “好。”
? ? 也就是盛衣到青丘的那一刻,若沐发现自己被骗了。应沐说的并不是什么原因,而是一串咒语。
? ? “什么!你竟敢骗我!”若沐立刻快速后退,不过已经迟了,她觉得眼前越来越模糊,终于昏睡了过去。
? ? “对不起啦,阿沐。”应沐轻轻地说。
? ? 在宫殿前厅的若凝突然站了起来,在和她商量战事的将军下了一跳,问道:“怎么了?有什么不妥吗?”
? ? “不是。没什么,我们继续吧。对了,派几个人去跟着阿沐,现在应龙一族快要和我们大战了,可能有内奸在其中。”若凝不安地说。她在一开始就觉得有点不安,特别是她脖子上挂的子母悬珠的母珠震动了一下的时候。通过子母悬珠,她可以感受到若沐那边的情况,但如果子母悬珠出了状况,就等于应龙一族是在挑衅。想到这点,若凝不禁愤怒起来,心说这厮现在就敢捉我女儿,下次我一定把他儿子打残!
? ? 将军看到她变得愤怒,担心地上前问道:“大小姐,您没事吧?是不是沐小姐出什么事了?”他也注意到了子母悬珠的状况,好像事快要闹大了。
? ? “应该是。”若凝气愤地说,“他们竟敢现在就在我的土地上闹事,真是不想活了!我们这里的人应该查过那些应龙的人数了吧?大约多少?”
? ? 将军有些为难地说道:“额,以他们查到的资料来说,我们全部的人数加起来只是他们的六分之五,那我们现在要招募吗?还是先训练部队?”
? ? “两个都要!”若凝吼道,她还没有这么愤怒过,“愿意进的全给我进来,能训练的都和我训练!”
? ? “是。”将军说道,转身就要下令。
? ? “等等!我记得北方还有一个狐族的驻地,他们的领主应该叫榖衣,我认识她。火凤和青鸾以前也是我们的同盟,把他们俩也叫来!对了,南方有一个很强的妖,名为相柳,如果他答应,也把他叫来助战,我就不信我打不过那些会飞的蜥蜴。”若凝想了想,又说道:“这次战争意义重大,不是你死就是我亡,我们一定要胜,而且无论如何也要把火凤请来,只有他才能用我族的神器。如果不行,还有一个神器呢!我想,炼妖壶应该收得了龙类。”
? ? “什么!当真要用它们吗?它们的宿妖可不好收服,如果……”
? ? “好了!就这样。宿妖我可以应付,我可不做亏本的买卖。现在我得去加强招摇之山的防护意识了,我把玉牌给你,其他的事你做主!”若凝甩了甩手道。
? ? “是。”将军顶着头皮道。
? ? 若沐不知道自己醒来,只发现一醒来,就看到一只蝙蝠在自己眼前乱飞。“啊!”她实在受不了了,就叫了起来。
? ? “别叫别叫,只是一只蝙蝠而已!怕什么,有我在,。”应沐捂着耳朵说。他早就料到她会叫,就事先做了心理准备。
? ? “那,那我在哪里?”若沐缩了缩头,小声地问。
? ? 应沐斜了她一眼,说:“你说呢?你都看到蝙蝠了,当然是在洞穴里了,这点常识都没有。”
? ? 若沐惊叫了一声,往自己面前的火堆挪了挪,小声说:“那我们来这里是做什么?孤男寡女的,出什么事了么?”
? ? “真不知道你脑子里到底装了什么,想些乱七八糟的。我之前看到火凤和青鸾往青丘飞来,应该要和你们打。”应沐在火堆旁用树枝画着地图。“你看,五角星的地方就是我们所处之处,离两方都很远。我们可以在这里等到战争结束,不然你一到青丘就会被我妈宰了。我的理由很简单,你长得太像妲己了,她以前被妲己压得死死的,连大气都不敢喘。如果他发现你了,肯定把你剥皮抽筋。”
? ? “什么?”若沐听得一愣一愣的,“我一定要回城!我也是青丘的一员,我们都得为国生为国死!”
? ? 应沐无语地看了她一眼,便往外走去。
? ? “你干嘛?别丢下我,我从了你还不行么!”若沐急道。
? ? “我无所谓,你要跟我就跟我,不给拉倒,自己回城去,我是不会送你的,我不稀罕。”应沐又拿了把弓,准备去青丘打探点军营的事。
? ? “哦。”若沐弱弱地说。她突然发现自己额间的子母悬珠泛出点点红色,她瞳孔猛地收缩,“应沐!带我回去,快!我不去就来不及了!”
? ? “怎么了?”应沐疑惑地问。
? ? “没时间解释了。”若沐急道。
? ? “好吧。你办完事就跟我走,我也有事。”
? ? “好。”
?
15、七重天
? ? 若沐赶回城后,发现若凝不见了。她便找那个和她商量战事的将军打听。
? ? “哦?您母亲啊,你不知道吗?马上要开始战争了,火凤既然来了,她现在在开启七重天呢。”将军答道。
? ? “什么?”若沐大惊,“她连七重天都要破掉么?那伏羲琴是给火凤么?那炼妖壶给谁用?”
? ? “谁?当然是凝后了。她现在可能在收宿妖,七重天的封印火凤和青鸾来帮忙破。”
? ? “哦,原来如此。”若沐呼出一口气。收妖时肯定会受点伤的,那也没什么大不了,除非是凶兽。
? ? 将军突然看到了应沐,总觉得他有点眼熟,就问道:“你是谁?为什么会在小姐身边?”
? ? 若沐这才想到还有一个危险人物在这里,就挡在他前面说道:“他是我一个朋友,出来玩,正好来看我。”
? ? 将军觉得这有道理,就不再追究。突然他想起来这家伙是谁了,不正是敌国二公主的儿子么?她大叫:“别在这里糊弄公主!我认识你!”便抽出剑往应沐身上砍去。
? ? 应沐轻轻一跃,就躲过了攻击,他又拿出弓和箭往将军射去。若沐也不知道怎么回事,眼前刀光剑影连绵不断,她急忙对将军说:“乘影,你们不要打了,他没有伤害我!他很好的。”
? ? 那个被叫做乘影的将军听了,不禁震怒,对应沐吼道:“你对公主下了什么咒,让她这么庇护你?”
? ? 应沐懒得回答他,过了一会儿,他觉得乘影特别难对付,便化作原形――应龙,带着若沐冲向天空。乘影见了,大怒,叫道:“你在挑衅吗?我就不信我堂堂乘黄打不过你这条小龙!”
?
?
未完待续......



135
您看到此篇文章时的感受是:
Tags:彼岸 最后更新时间: 2016年07月15日19时44分59秒 ?? 责任编辑1:马明 责任编辑2:
】【打印繁体】【投稿】【收藏】 【推荐】【举报】【评论】 【关闭】 【返回顶部
分享到QQ空间
分享到:?
上一篇怪姐妹历险 下一篇环游宇宙

评论

帐  号: 密码: (新用户注册)
表  情:
内  容:

include-->

相关栏目

include-->

最新文章

图片主题

热门文章

推荐文章

相关文章